fujiyoshi

夜深人靜

《墨利斯的情人》短篇同人
墨利斯/克萊夫,清水,涉及電影刪減劇情
時間點是克萊夫在墨利斯家病倒當天晚上

夜深人靜。萬籟俱寂。
躺臥床上的克萊夫在半夢半醒間感到些微寒意,明明沒多久之前才退了燒,此刻卻又感覺胸口發燙,額頭上頻頻冒著冷汗。
他不由得掙扎地醒了過來,但精神仍舊恍惚,眼神也依然矇矓。勉強舉起右手想拉緊被子,這才發現自己的右手被一股力量牢牢揣住,幾乎發麻了。
克萊夫沒好氣地翻了翻白眼,使力掙脫對方的「箝制」,這個舉動果然驚醒了未臻熟睡的墨利斯。
「克萊夫?」墨利斯猛然醒過來,彈簧似地彈了起來,連珠砲似地慰問:「你醒了?怎麼了?還好嗎?哪裡不舒服?」
「一點都不好。」克萊夫氣悶地回應:「我很冷。」
「很冷嗎?你等等我。」說完墨利斯伸手到被子裡摸索出已經失溫的熱水袋,打算拿到樓下重新裝熱水。
「護士呢?」
看著墨利斯一手抱著熱水袋,另一手熟練地替他整好被褥,扎實地將他包得密不透風,克萊夫低聲問道,不解霍爾夫人為他請來的護士到哪兒去了。
「我請她待在外頭,有事會再叫她。」
墨利斯回答得理所當然,彷彿自己完全可以勝任看護的工作。
「畢竟就算是護士……」見克萊夫毫無反應,他又接著表白:「我也不想讓你和別的女人單獨過夜。」
說完他害羞似地飛快在克萊夫鼻尖落下一吻,隨即去倒熱水。
克萊夫愣怔了半晌才回過神。
他略微吃力地坐起身來,眼神顯得黯淡無光。
他很清楚。
清楚墨利斯有多麼愛他。
但墨利斯愈是毫無保留地愛他,他愈感到鋪天蓋地的壓力。
世俗的枷鎖緊緊箍住他,讓他幾乎喘不過氣,他不明白墨利斯為何可以如此氣定神閒、不當一回事,他也不清楚,自己曾幾何時變得如此懦弱。
他無疑是愛著墨利斯的,但那份感情太巨大、太沉重,壓迫著他的大腦、心臟與咽喉,讓他無法思考,更難以呼吸,一開始明明是自己先向墨利斯示好的,如今他卻想逃了。
自從里斯利自殺身亡的消息傳來,他便沒有一天能好好睡上一覺,不是失眠到天亮,就是夜半驚醒,這樣下去自己的身心遲早會消磨殆盡……
他看著墨利斯送來熱水袋,朝他咧嘴一笑,心想如果自己也能有他那樣沒來由的自信和粗神經就好了……
「這樣好一點了嗎?」墨利斯輕手輕腳地為他擺好熱水袋,關心地問道。
月光灑在他金色的髮梢上,像亮粉一樣,克萊夫不禁看傻了眼。
「還是很冷。」克萊夫就像跟自己嘔氣一樣不悅地冷哼。
「還是很冷嗎?」這下墨利斯慌了。再加一個熱水袋?還是應該去叫醒護士,請她來看看克萊夫現在的症狀?儘管不想有人來打擾,但要是因為他的自私讓克萊夫病情加劇就不好了。
墨利斯毫無頭緒,但總之先下樓再拿一個熱水袋吧。
正打算開口安撫克萊夫,對方卻緩緩掀開被子一角,不拿正眼看他。
不是很冷嗎,為什麼還把被子掀得老高?
墨利斯正要動手替他拉好被子,克萊夫卻先聲奪人,粗聲粗氣道:
「快點進來,很冷!」
「克萊夫……」瞬間意會過來,墨利斯隨即手忙腳亂地脫掉鞋子,鑽回克萊夫的被窩裡。
「護士……不會突然闖進來吧?」
「絕對不會。因為我在她的茶裡加了安眠藥。」
「真的假的?」
「當然是騙你的。」
克萊夫啞然失笑,身體明顯放鬆許多,下意識地朝墨利斯偎得更近。天知道他有多麼需要墨利斯的溫暖,就算只有這一刻也好,即使明天過後會掀起什麼滔天巨浪,至少眼前這一刻是只屬於他們兩人的。他胡亂地想著,感受著墨利斯的體溫與氣味,終於在愛人的懷裡沉沉睡去。